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北京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我帅气的地摊BF

2016-4-19 14: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6| 评论: 0

摘要: 这是一个不怎么开心的故事,因为一个误会什么都没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到现在我都还觉得这经历像是一场梦一样,只是梦的迷雾尚未散尽。遇见他是在麦当劳对面的那个天桥上,刚吃过饭,春末夏初的风吹在脸上相当舒 ...
重庆同志会所

这是一个不怎么开心的故事,因为一个误会什么都没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到现在我都还觉得这经历像是一场梦一样,只是梦的迷雾尚未散尽。

遇见他是在麦当劳对面的那个天桥上,刚吃过饭,春末夏初的风吹在脸上相当舒服。天桥上面卖什么的小贩都有,但我却唯独中意他的摊位,摊主是帅哥是一方面,另外他卖的东西也很特别,是手工制作的一些小东西,很多情侣都喜欢买来做信物,而且可以DIY.

第一次去我就被吸引了,他秀气的脸庞上没有一点多余的瑕疵,尖下巴上只有一点细细的绒毛,鼻子不能算挺拔但是非常笔直,有点类似弯月的眉毛下面是一双迷人的眼睛,清澈且深邃。

“先生,给女朋友带点什么吧?”他的声音略带沙哑,估计是说了很多话了,但是却非常有质感,非常坚定的口气让人不容拒绝。直觉告诉我他觉非是一个摊位小贩这么简单。

“哦,我还没有女朋友,随便看看。你呢,有女朋友吗?”

“啊?我??”他显然对我的问题感到很突然,他羞怯地往隔壁的摊位看了一眼,“我也没有女朋友”然后脸就刷一下红了起来。

隔壁摊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脸胖嘟嘟的很可爱。看的出来她家不是很富裕,但是她的气质却是出凡的,尽管那双新款运动鞋跟她整个人的装扮不是很匹配。她的摊位上都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我马上笑了说:“你真有意思,哥们儿,交个朋友吧。”说着我递过去一支烟。

他忙摆手表示不吸,然后又腼腆的笑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又去了他们摆摊的地方,还介绍几个女同事去“照顾”生意。就这样我们熟了起来,聊的话题也多了起来。至于他的名字,暂且就叫他昙吧。我了解到,摆摊竟然是他的业余爱好,他的正式工作竟是一家外企公司的白领。

我问他摆摊赚不到几个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呢?他说一来是想体验自己当老板,二来呢,他又把脸扭向旁边的摊,“小美,我就是冲她来摆摊的。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虽然学历不高,但她正在供弟弟读大学,而自己也在考自考。”

“还因为你喜欢她吧?”

“呃,其实我是先被她的人格魅力吸引了,才喜欢上她的。”

“少酸了你。哎,明天星期六,陪我去喝杯咖啡吧。”

“不行啊,周末是摆摊的黄金时间,有时候一周生意就靠这两天呢。”

“啊,这样啊,那就中午抽两小时出来好吗,我最近失恋了心情特不好。”我都不知道怎么会编出这么个说不通的理由出来,而他竟然答应了。

从认识他的那天开始,我晚上打枪想的人就多了一个。

第二天中午,我到麦当劳先买了三个汉堡,带到天桥上给他和美一人一个。他们摆摊就是辛苦,经常到了很晚才想起没吃饭。

“小美,借你家帅哥两个小时,不介意吧?”

小美咯咯地笑着,想那纯纯的感觉肯定很难让昙不对她一人衷情,以至于昙和我在一块时除了回答我问出的问题就是在谈论小美。

美说:“谁说他是我家的啦?他好几个同事都很喜欢他呢,要轮也轮不上我啊。”

昙有点急了:“什么啊,小美别听他胡说,帮我看摊啊。”

说着他就拉着我走开了。

看着他脸色有点不好,我赶忙说:“怎么啦,生气啦?”

“没有。”

“明明就是生气了。你说你也是,喜欢人家就说嘛,怕得啥?”

“你有点过分了。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呀。”

“好,我错了,咖啡我请客,别生我气了。跟你陪不是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突然昙快速跑开了,原来是他发现了一个小孩在偷别人的东西。据说这种事情往往都是团伙作案,这个小孩周围肯定还有帮手。果然几个人围了上来,我冲过去做好随时开始战斗的准备。昙还算镇定,面对这四五个人他一点都不慌。

###NextPage###

 

“你们几个要是敢打架我马上报警,我哥们就是这片派出所的一把手,我一个电话过去比110来的可快。”

“小子,吓唬谁呢,你以为你大爷是吃什么长大的,看你嘴上的毛都还没长齐呢。”

“哈哈哈。”其他几个人不屑地笑着。

“喂,林哥吗?哦,没事,就是在路上碰到几个小流氓偷东西,人有点多,你叫几个人来帮下忙,我先跟他们玩会。”

“好小子,有你的,下次不要让我们看见你,有你好看的。”为首的那个边说边往后退。原来就是些欺软怕硬的小角色。

被偷包的人千恩万谢地走了。

“看不出来嘛,你还有这么MAN的一面。”

“那是,别看我长的秀气,可骨子里是标准的男子汉。”

“哟,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刚刚你电话里那个林哥,是干嘛的呀,听你口气不像正道上的人啊。”

他噗嗤一下笑了:“林哥呀,压根就没这人,哈哈。”

“哇,你小子还真大胆,你不怕和他们真打起来呀。”

“不是有你在身边嘛,有人给我壮胆呢,我有安全感。”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种很暧昧的感觉渐渐升起,也许只是我多想了。

当天晚上我又想着他的脸,想像着把他紧紧抱着,吻遍他的全身,帮他口交……想着想着我也出来了,一种幸福的感觉久久弥漫。

有一天晚上我又去摊位看他,这时已经入夏,他穿着一条他裤衩蹲在那里,好多小姑娘在他摊前问这问那的。好久她们说笑着走了,但看他的表情好像是没买什么东西。

“唉,今天人气出奇的旺,可生意怎么就这么一般呢?”

我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差点没笑出来。原来不知道是他的裤衩太小了还是他的家伙实在太大了,从裤衩的一边偷偷钻出来正透气呢。

于是我走到他身边,小声对他说:“别以为现在的小姑娘都很纯洁,她们关心的可不是你卖的东西。”

“她们不关心我卖的东西,那关心的是什么呀?”

“你小声点。”然后我把手伸到他下面掳了一把,“看你的好东西呢?”

“啊,我不是”他的脸一下就红了,赶快把裤衩整理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我就想笑,还想,还想吻他一下。

“我说呢,今天小美都不怎么理我,我还以为是吃醋了呢。”

晚上,他邀请我到家里去了。一进门就感到非常浓厚的艺术气息,尽管只是个租来的小屋,他却装点的很别致。只是——

“喂,我说,咱着大厅这么整洁,卧室能不能适当得整理一下?弄得跟强奸现场似的。”

“你说话别这么难听,你想啊,我平时早上八点半上班,晚上摆摊都要到很晚,哪有时间整理卧室啊,每天回来就在大厅听听音乐看看碟,然后就睡啦。”

“那你这都有什么好看的碟啊,有带色的吗?”

“什么?什么带色的?都什么年代了,谁家还看黑白电视啊??”

“哈哈,别告诉我你25岁了还是处男哦。”

“哦,你说那种片子啊,我电脑里下了不少,要看吗?”

###NextPage###

“算了,我就问问,我还以为你小子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呢,原来也是个小色啊。”

“这就算色啊,哪个男人没看过啊?”

过了一会,他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窗子旁边。

“我告诉你啊,从这窗子看过去是一个公园。”

“废话,这还用你告诉我?”

“不是,公园有个小角落,那里是好多情人幽会的地方,要到那里得穿过一片小树丛,是个很隐蔽的地方,在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是最佳位置。绝对现场直播啊,好几次我边看边打枪,爽到不行啊。”

晚上,躺在床上他非得抓着我的胳膊睡觉,他说他从小都是这样抓着他哥的手睡觉,可自从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就只能孤孤单单一个人了,看到我就好像看到了他哥一样。我们聊了好多,他还说他好像能拥有小美,尽管他尝试去向小美告白,都被小美以双方身份悬殊太大给拒绝了,于是他才去摆摊。说着说着他就睡着了。

借着上弦月光,我看着他熟睡的脸久久无法入眠。这是一张多么完美的脸啊,静,静得宛如无风的夜,长长得上下睫毛自如得交织在一起,流线型的脸颊形成优美的弧线,他的嘴角还不时地微微上扬,这张没有被岁月摧残过的脸简直就是上帝完美的杰作。

他握我的手忽然纂紧了一些。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对,我没有听错。难道……?我不敢多想。其实我真的好想吻他。然后他又喊了一声“小美”。唉,果然还是个纯情小直男。他始终不能属于我。我把他抓我的手挪开,然后在他的额头还有几缕自然下垂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像一个大哥哥搂着他的肩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看到桌上他留了一张条

“我看你睡得正香,就没有打扰你,早餐在桌子上,凉了就自己热一下。不要乱翻我的东西,没有你想看的,嘻嘻。”真是个调皮鬼。

我走到洗手间,倾泻着一夜积蓄的能量。然后走到镜子前欣赏着自己那已开始有点衰老但仍魅力不减的脸。在镜子的反射下我看到洗手间里比昨天多了一样东西,黑色的,被随便丢在洗衣机上。转身走了过去,那竟然,竟然是一条内裤,上面还沾着黏稠的白色液体。我立刻明白了,那小子昨天晚上又想小姑娘了,应该是小美吧,反正不会是我。我的血液又一次冲了上来,我再也无法忍受了,重新钻回被窝,用他的内裤给自己做着活塞运动……

“那天,谢谢啊,你帮我把它洗了。挺不好意思的。”

“年轻人嘛,”说着我就笑了。他也笑了。

后来,好几天我都没再打过手枪。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不该对天使一般的他作出那种下流的想法。

但自从发生了一件事情以后……

那天我喝了一点酒,头晕晕的,就没外出。昏昏沉沉地倒在床上便睡过去了。

蒙蒙胧胧中,我梦到和他来到一片草坪,我们蹦蹦跳跳仿佛回到了儿时,过了一会他神秘地对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们穿过一片树丛来到另一块草坪,我刚要问那是哪里,天空一下暗了下来,他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挣扎着,可他太有力气我根本挣脱不开。这时我才意识到,从进入梦境的那一刻,我竟然变成了一个女人。他把我推倒在地上用身体压着我,用滚烫的唇吻我。那一刻,那张英俊的脸看起来如此邪恶。我用劲最后一丝力气都没能阻止他的侵犯,这时我竟还有心思去判断他的身材,那真是完美啊。被强迫的羞辱感和对他的爱慕交织在一起,我痛哭着,并且恳求他停止正在进行的动作。而他只有冷冷的一句话:“我想要你很久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的心吗?”

随着梦中他的射精,我也醒了过来。泪水爬满了整个脸庞,我就像真的被强暴过一样。整个身体软软地没有一丝力气。我告诉自己,也只是一个梦而已,也许就是我整天胡思乱想才会做这样的梦吧。

那几天我都不好意思去摊位看他,尽管他应该不知道我做过这样的梦,可我却觉得好像真的已经委身于他了。

过了大概有一个礼拜了吧,他发消息给我,问我为什么一直不去他那里找他玩。于是晚上我又去了天桥。见面的寒暄之后他让我把耳朵凑过去。

“你小子玩什么神秘啊?”

“你知道小美为什么好几天没来了吗?”

“什么?”

“你知道小美为什么好几天没来出摊了吗?”

“不知道,回老家了?”

“不是。”

“来例假了?”

“不是。”

“那是什么呀,别藏着掖着的。”

“我把她上了。”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喝酒了。”

“你,怎么可以?”

“我喜欢她那么久,终于……如愿以偿了。”他得意又淫荡得笑着,完全不是那张我所熟悉的脸。“我那天约她一起休息一天,然后就带她去了上次我给你看的那个秘密花园……”

###NextPage###

什么?难道我做的梦都是真的?他后面说的我都没听清楚,找了个借口就飞逃回家里。关上门,我大哭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为了小美吗?没那个必要。是为了他并不喜欢我?也不完全是。总之,我情绪很复杂,有种被骗的感觉。我心中大骂,难道上帝造人就不能造完美一点吗?他英俊的外表下竟然如此禽兽不如。

第二天我又去找他,我说晚上想到他家去住,他答应了。我心中却在盘算着一个计划。

咔嚓,我轻轻带上门。他嘴里不停说着些什么,我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趁他不注意我将手帕堵在了他的嘴巴上,他渐渐失去了力气。没错,手帕已经在某种化学药水中浸泡过24小时了。我用力地将他丢在床上,卸去自己身上的一切。我粗暴地吻向他,他想说什么,可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我说:“我今天是要给你个教训,让你感受一下那天小美在你身上感受过的。”我不知道那天我做了多久,做了几次。只是最后我都已经虚脱了,他满脸都是泪水。我怜惜地去吻他的泪水,这时我的声音比开始时温柔多了。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他不要去强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他如此痛苦我的心也很痛。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药力似乎已褪去大半了。他蜷缩着身体,背对着我,用近乎嘶喊的声音质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知道,那迷人的眼神此刻肯定充满着怨恨。我无法对此作出任何解释,只是傻傻地对他说“对不起”。可这道歉太苍白、太无力。他叫我离开,我怕他做傻事就是不肯走,然后他一个人冲进洗手间,把门反锁上。我听到他在里面嚎啕大哭,像个孩子一样。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那扇门的。只是后来我真的没脸再去见他。又过了大概半个月。我从天桥下面经过的时候不经意地瞟了一眼他的位置,空空如也,倒是小美还在那里。后来从小美口中得知,他回老家了。然后小美从包里拿出一封信。

拿着信的手颤抖着——

不想写你的名字,那个让我看到就恶心反胃的名字。

我只想说,我根本就没对小美怎么样,她的确是回老家了。那天我只是看你无聊想逗逗你。没想到你正义的外表下面却有着如此肮脏的灵魂。

不否认,我曾对自己怀疑过。当你出现的那一天,我就在你和小美之间徘徊着。起初,我只是以为我对你的依恋就像小弟对大哥那样。但是我们一起睡的那一晚,我明明梦到的就是你。

我还不确认你是否喜欢我,因此我只能把思念埋藏在心中。我想像着有朝一日我们可以相拥缠绵,在优美的音乐声中尽情地跳舞。

可没想到,你……没想到我们的交集竟然来地如此龌龊。你毁了我,毁了我们,毁了我们的一切。

那天,你不听我解释,只是在发泄着自己。你让我没有任何安全感和归属感。

我走了,你永远都别想再找到我,我要让你带着悔恨过一辈子。

曾经爱你但现在恨透了你的昙

他的字像把把利剑刺穿我心,我恨不得从那天桥上面直接跳下去以祭奠那个冲动的夜晚。

直到现在,五年过去了,我仍然无法对这件事情释怀。昙的影子在我的心理已经挥之不去。我已无力再去爱上其他的人。

这一切就宛如一场梦境,但是又真实地可怕。他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我自己清楚的明白这只不过是我想逃避的一种自责心理罢了。

我只想问一句,我爱的你,现在好吗,还恨我吗?如果再有来世,我一定要理智,不可以再让爱的人受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我帅气的地摊BF
这是一个不怎么开心的故事,因为一个误会什么都没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到现在我都
长篇:城市懂事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还算大,可爱情太小,汪洋大海一样的城市,漫无边际,我们每个人就好
同性爱这与生俱来的爱
我是一名男生,2年来,我一直想找一个真诚相爱的,在一起可以共同走过风风雨雨,在一
同志爱情八年保鲜秘诀
我们的爱情之船平稳地驶入了九年的轨道。八年来,我们的爱情绵绵不绝,力道不减,不同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有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爱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
天亮了,亲爱的,再见
1建树开着车,易风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思考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景。最近
弟弟这样走完感染HIV后的余生
弟弟不胖,1米80的个子。弟弟会讲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弟弟是一家航空货运公司的高管
我看阿强的“夫夫生活”
引言:这是一封我写给阿强的信,今于博客中刊出,希望阿强能谅解。 我看阿强的“夫夫
三个人的爱情同居
今天是我搬来和Leo同住的第一天,我在随身的记事本上重重做上记号。与我同居的,一个
我的第一次之男男初吻
我们共有5个好兄弟,是从小玩到大的那种,因为大家的父母都玩得很好,所以我们几乎每
解读一个男同性恋者的心理矛盾
昨天,夜已经很深了,我的MSN信箱里,收到了一封信。是一位男同性恋者,看了我在全国
我和BF的泰国游记
刚刚和BF从泰国旅游回来,想将自己看见的和所经历的一些琐事用流水帐的形式写下来,希
我不该穿衣服裤子上街
早上,我穿着笔挺的西服走在大街上,吃惊地发现,大家都赤身裸体,坦诚相见,就我一个
国道公路上的岗亭
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手机也很不流行,我们第一次的交流工具通常是眼神。车在104国道
那一夜的拥抱
半夜出去吃夜宵,出门时忘了带手机钥匙,这对我是常事,可能是饿晕头。总是给自己找来
今夜,我也是个天使
望着那个肥胖的身躯。我冷冷的把500块钱甩到他脸上“老子见过钱 ”“你怎么?”他语无
那些公交车上的男人
擦肩而过,顶臀而立,回眸而笑,小鹿乱撞。那些相貌俊秀身材高挑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公交
雨雪纷飞的爱情故事
雨:28岁173厘米68公斤 国家机关公务员雪:31岁170厘米63公斤 某国企工人雨不记得雪是
一个同性恋者的高中时代
因为中考的不如意,在让父母失望后独自背上行囊踏上了自己选择的一条求学之路——私立
同志爱,我美丽的意外
也许,在此之前,我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去真正爱上一个男人,所以天又知道我现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8-19 08:06 , Processed in 0.075005 second(s), 24 queries .

北京最大最全 北京同志会所

© 2013-2014北京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