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北京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2016-4-19 14: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78| 评论: 0

摘要: 有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爱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总期望,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可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呢?俊凯时间:21:00 地点:同志酒吧到了酒吧门口,莫白发来信息道 ...
重庆同志会所

有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爱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

总期望,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可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呢?

俊凯

时间:21:00    地点:同志酒吧

到了酒吧门口,莫白发来信息道歉:不好意思,老总临时有急事召见我,我今天不能陪你去酒吧了!对不起呀。就这样,我一个人钻了进去。

迷醉的灯光夹杂着轰隆的音乐,门口站着一溜少爷,或妖治,或时尚。我一出现,齐齐的甩来一束眼光。那感觉像看动物园里的猩猩。我下意识的低了低头,穿过这一束太过好奇的让我浑身不舒服的眼光,寻觅一个不太惹眼的位置,预备一个人安心的看完那些庸俗的表演,打发这个寂寞的夜晚。扫视一圈,才发现只有角落里还有张桌子空空如也,我走了过去,坐下。随后,一个服务生踏步而来。要了一扎啤酒,慢慢的吟着。老实说,要不是莫白的提议,我一个人断然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不是要批判这里的人多么妖魔鬼怪,而是我根本就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哪怕再空闲,宁愿一个人在家里把音响开得拆房子一样的响,画我的素描或油画。哪知道莫白那个鬼今天放了我鸽子。

节目始终带着一些暧昧的味道,主持人的话中有话调侃着场子的气氛。我点了支香烟,闭上眼睛,只让耳膜触摸那些暧昧的声音。少倾,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请问这里有人吗?我猛的睁开眼,发现刚刚就像一个大型魔术——《大变活人》,因为我面前瞬间站了一个人。迅速的把眼前的人扫描了一番:不胖不瘦,二十三四岁的光景,平头,和眉顺目,浅色夹克,米黄休闲裤。不甚出众,但也不让人讨厌。扫描完毕,我淡淡的回了句:没人,坐吧。他拉开椅子,放到一个比朋友聚会略远的距离坐了下来,留给我一个半侧面靠后的背影,不说话,也不与我搭讪。此刻此景,凸显在我眼中的只有两个字——孤单。恍然间,徒然觉得,他的形单影只,分明就是我的寂寞写照,即使生活中的我大言不惭自己并不寂寥。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举动是不是有酒精的推波助澜。

一个服务生在邻桌添水时,我吩咐他(服务生)拿来了一只干净的杯子,随手倒了一杯啤酒。然后用手指轻轻撮了撮他的后背。待他转过身来。我说:朋友,喝杯酒吧!言语中带着一丝友好的邀请。他浅笑着嗡动了两下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我猜想他想说" 我不会喝酒"来拂了我的意愿,我匆忙的补了一句:怎么?怕我在酒了下了药?!——于是,在这样小小的"激将"了一下后,他接过了酒杯。我趁火打铁,来!干一杯!我一饮而尽,他只喝了大半杯。随后我又给自己倒满一杯,给他的杯子添满。

如此"熟络"之后,他仍旧寡言少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人在滔滔不绝。因为酒精的作用,我甚至道出了曾经给了这个酒吧一个少爷50元小费之后,后来那个少爷捏造悲剧来骗钱的糗事。趁几个全场灯光骤亮的瞬间我看清了他的脸,清秀,平静如水。突然间心底有了亲近他的想法,甚至想跟他……即使如此,我还是表现得风平浪静。因为我明白,这里是酒吧,这里鱼龙混杂。这里有着太多太多的表演,台上有,台下也有。很多人都是戴着面具来的,只是那些面具或透明或以语言神态作势。后来我又说到一个50岁左右的叔叔出柜的故事,那叔叔出柜之后亲戚朋友视他为瘟疫爱滋的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他淡淡道出了一句——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此言一出,让我感觉到了他的睿智。我们都是黑夜里的精灵,挺身而出沐浴阳光只会让我们魂飞魄散。约莫30分钟后,他起身离开了座位,没有言说要去哪里。骤然,一丝不舍从心间升起,我知道我是喜欢上他了。起初的喜欢源于他清秀的外表,而后的心悦出于他睿智。囿于自己的防备心理,竟然没有胆量问他的联系方式。此后我又不停的安慰自己,在生命的旅程里,谁又真的是自己的唯一呢?谁又真的离不开自己呢?我们都是擦肩而过的过客,都是别人身边的一阵风。

3分钟后,他又回来了,这时我才明白,他上了一趟洗手间。点点不舍烟消云散,荡漾在心中的是丝丝失而复得的欣喜。忽然想起小说中的一句话,爱上一个人只要一秒中,忘却却要一辈子,难不成真的是这样?我惶惑了……真的。

如此而来,莺歌艳舞嬉笑怒骂的表演都成了背景,他才是我今晚舞台上的主角。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台上的主持人报了幕,下面是压轴戏了。瞬间,不舍又在心间漾起。表演结束了,都要结束了。他会转身离去。我亦回归我戴着面具的生活。依然在生活中表演我的言不由衷,我的口是心非。

走出了酒吧,站到了公交车站牌前,看着这个城市的闪耀的有些刺眼的霓红灯,发觉刚才的一切似乎就像一场春梦。还未细细品位其间的春意,梦骤然就醒了。左右打量的士的余光,扫到了身边的一个人影。他!也在等车。

我信步走了过去,站在离他四五米远的地方。开始等待的士。注意力却一直在他身旁的区域内。起初他并不知我就在他身旁,来回度步的时候才发现了我。

"咦?你也等车呀"他说。

"是呀,你往哪个方向走?"我问。

"我在等12路车呀,到远大路"他回答。

"现在都1点了,12路车好象停开了吧?我在马王堆,正好顺路,我带你一程吧!"我没有想到我们的生活半径仅仅相差了一站路。他生生息息穿梭的世界竟然是我日日必须行走的空间

###NextPage###

话间,一辆的士停靠在了我们面前,我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与此同时他也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我对的士司机说去马王堆,却没有告之在远大路口停车。我心想:到了他该下车的地方,他自己应该会叫司机停车的。

的士飞驰在五一大道上,车内弥漫着星沙之声电台的声音,霏迷的音乐诉说着爱情的种种不如意。我们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我跟他最近的距离也就如此吧。于茫茫人海间,邂逅一场惊鸿一瞥,心悸心动也于事无补,因为我们无法拉住命运的列车的刹车。只有在叹息间在心底挥手……

车近远大路口,我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他一眼,他闭着眼斜靠在座位上。难道他醉了?我嗡动了几下嘴唇,却没有开口问他是否停车。丝丝欲念在脑海里开始蔓延……

的士停在路边,他似乎还不知道。我付了车费,拉开后面的车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到了哪了?"他睁开眼问。

"到了我家了呀"我回答。

"啊?!"话语间有些惊讶。的士司机或许读不到他的惊讶的。

我示意他先下车,有话等的士司机走了再说。

他没有如我想象的决然回家。跟着我上了楼。我们都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此后即将发生的故事都应该是瞎子吃饺子——心里有数了吧。

开了门,我换了拖鞋进去,他却站在了门口有些犹豫。他问道:要换鞋吗?

我的房间一向都是整洁的,地板每两天拖一次。我说:不用!进来吧。一个人的生活,哪会备两双拖鞋呢。平素同事来借宿我都不同意的。

我进屋迅速把电脑打开,播放点轻音乐,尽量不让他感到尴尬。他却似乎对我墙上和画夹上那些素描油画有些兴趣,自顾自的欣赏起来。

"你是搞艺术的?"他随口问道。

"是学这个专业毕业的,但现在干的工作却八杆子挨不着边"我说"痛苦耶!——刚毕业的时候做了一年的美工,唉!没想到就跟杂工差不多,后来就干脆不干了"他"哦"了一声,不再发问。其实我是希望他继续发问的。

趁他洗澡的时候,我从抽屉里拿了一只安全套放进了枕头下,又把卫生纸放在了床头。

待他洗完澡出来,我才发现他的皮肤光洁如白瓷,说得油腔滑调一点,就是像刚从菜园里摘起来的小白菜一样。

躺在床上,聊起了艺术,不可否认,他对艺术是有一些了解的,我说到了西涅克他竟然都知道。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我在侃,他在听。我试探性的抱住他,他没有拒绝,然后吻他的耳垂,再顺着脸庞摸索到他的嘴唇吻了起来。起初他是羞赧的,而后慢慢的开始迎合起我来。我开始亢奋,下身早就火热一柱了。他几乎全身的皮肤都光洁如瓷。

序幕揭开了,故事要进入主题了。我趴在他身上俯在他耳边,手抱着他的臀部,轻捏了几下,然后轻声的问道:你可以吗?他犹豫了几秒,脸上泛起了红晕,而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撕开安全套,给小弟弟穿上……

……

我不知道那一刻是不是就是常人说的"天地合一". 我只知道身心从未有过的愉悦在血管肌肤淋巴里奔跑。他也在"运动"中轻轻的呻吟着。我甚至隐约听见了他在喊"哦baby".他是快乐的,我也是。

沉沉睡去。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清晨手机闹铃是梁静茹的《勇气》。睁开眼,天光大亮。他翻看了自己的手机:都九点啦?——该起床了。

今天周末,你应该不用上班吧?我问。

他:是不用上班,但也要起床呀。我没睡懒觉的习惯。

我"哦"了一声。算是回答吧。其实他何尝知道,我也没睡懒觉的习惯。今天只不过想多感受一下有他的体温温暖的被窝吧。可惜他早早就……

穿好衣服后他发现被子一角快垂到地上,一手拉了起来。随即又捡起昨晚扔在地上的卫生纸,径直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响。我躺在床上,不知该不该将这个"美妙"的夜晚当做我们的开始。想到他昨晚到现在连我的姓名都不曾问过,又只得暗暗的抹去那些憧憬的颜色。

少倾,他走了出来。我的名片放在桌上,他瞟了一眼,却没有动手去拿。当他走到门口,穿上了鞋。我知道那扇门一关上或许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了。其实我何尝想就这样剧终呢?

当他走到门边,我叫住了他:喂!

他回过头,看着我:什么事?

你……你的衣领没整好!说出这话,我真想扇自己一耳光。

他"哦"了一声。打开了门,走了。没有说再见。

###NextPage###

毅恩

城市里盛产淡漠和喧嚣,我们的世界里盛产背叛和别离。我们在心间播撒爱的种子,很少看见花开,却总是听到花落。我们隐忍,我们蹒跚,我们憧憬,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成长……

我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就像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长为同志一样。同样流鼻涕的孩提时代,同样爬树掏鸟窝的黄口之年,同样第一次梦遗的舞勺之年,为什么我就偏离了大众的轨道?以前总以为这里是妖魔集结的聚地,自从第一次赶鸭子上架来过之后,发现并非如此。音乐还是那么轰隆,门口一排的少爷们还是那么粉墨的阳光。不可否认他们的帅气,可总觉得那样养眼的面孔少了点内容。他们或直钩或不屑或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每一个进入酒吧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在寻觅,还是在等待,抑或什么都不需要,只是需要那花花绿绿的纸。女人善变脸,男人善变心,只有那花花绿绿的纸不会变。这样想着,心里就渐渐释然了。

记得出门已时过21:00.是酒吧节目拉开序幕的时刻。一路奔波到此入得场内,台上已是莺歌燕舞了。济济一堂很是热闹。七寻八找,发现只有角落里的桌子边还空了一张位置。但是桌旁已有一个人。

信步走了过去。格子的衬衫套着桔黄的毛背心,职业的分头,一手握着啤酒杯,一手夹着一只香烟。他微昂着头,半侧面却看不到眼珠反射的灯光的亮点,显然他闭上了眼睛,他在用听力神经感受这里的惬意,很是悠闲的样子。

请问这里有人吗?出于礼节,我问了一声。

他猛的睁开眼,有些许的惊讶吧。或许他没料到节目已经上演了还会有人落座。也或许他确认我不是酒吧里的少爷后,才淡淡的说了四个字:没人,坐吧。我拉开椅子,放到一个他身旁靠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节目的主旋律依旧是暧昧,大城市里的水泥隔绝了我们心与心的交流。阳光下我们言不由衷的微笑,黑夜里我们却还是黯然。或许只有暧昧,才能慰籍我们孤单的心灵。不是不想与他搭讪,只是他职业得体的穿着透着丝丝的清高,让人不可接近。我只好把视线驻扎在舞台上。即便那些节目没有多少观赏性。

一个服务生来添茶水,我听到他请服务生再给他一个干净的杯子。原来他是在等人。可是我刚刚要落座的时候他为什么又同意了呢?

感觉有人轻撮我后背,我转过身,原来是他。他说:朋友,喝杯酒吧!于是我看到了那张脸,那张轮廓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嘴角微微上翘是友好的邀请。我嗡动了两下嘴唇,有点点的受宠若惊,也有些许的犹豫。酒吧里丛生暧昧,酒吧里也滋生……好人?坏人?或许都不是我浅薄的社会阅历一眼能分辨的。

他也觉察到了我的犹豫,匆忙补了一句:怎么?怕我在酒里下了药?!此言一出,我带着些许赌气的心理接过了杯子。他趁火打铁:来!干一杯!说完他一口灌下,我也盛情难却的饮了大半杯。随后他又给自己倒满一杯,给我的杯子添满。

成长的年代里,我没有多少饮酒的经历,醉酒更是不可能。与陌生人的交往也仅仅限于工作中。所以此后的谈话多半都是他在侃侃而谈,我当听众。或许是酒后吐真言吧。他甚至还告诉我,他曾经在这个酒吧邀这里的少爷喝过几杯,却没有带他回家,只给了他50块小费。此后那少爷得寸进尺,捏造惨历进而骗钱。我没有怀疑他叙述此事的真实性。因为他在叙述的时候眼神是对着我的,而往往一个人说谎的时候多半都是向右(右手习惯的人)看的。这是我们那个喜欢研究肢体语言的经理在授课的时候告诉我们的。方便我们和客户打交道或交朋友。何况他还喝了酒。

阳光照耀的现实世界里,我们压抑着自己的想法,压抑着心底最想说的话,最想做的事。或许只有在这里,才能说尽心之所想吧。我不是善谈的人,我只能当他的听众。此后他说到一个50岁左右的叔叔出柜的故事,那叔叔出柜之后亲戚朋友视他为瘟疫爱滋的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听罢,有同情和怜悯漾在心间,却还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坚守了50年的秘密为什么就不能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呢?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我们周围的人都不是神父,都不是大肚能容的弥勒佛。他们生活在这个肉眼凡胎尚存封建思想残毒的红尘里。你的疾苦撞到了世俗的城墙,天真的以为会有人来为你包扎呵护,那就是真正的天真。

他说话的语调平和,声音也带着些许的磁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谈这些。而我每次和他眼神交流的瞬间,仿佛看到了一丝亲近。也或许是我自作多情吧。我那么平凡。喜欢又能怎么样呢?佛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仅仅就是一次偶遇吧。

###NextPage###

压轴戏只演到一半的时候我率先走出了酒吧。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再见。再见是希望再次相见,而我们还会有机会相见吗?

12路车久等不来。我在公交车站台上来回的度着步子。余光里发现旁边也有人在等车,下意识的一看,原来是他。是真的巧合?还是他刻意的……

"咦?你也等车呀"我问。

"是呀,你往哪个方向走?"他反问我。

"我在等12路车呀,到远大路"我说。

他说:"现在都1点了,12路车好象停开了吧?我在马王堆,正好顺路,我带你一程吧!"看来我真的是不胜酒力,现在都凌晨1点了还不知道。我没有回答,算是默许吧。

一辆的士停在了旁边,他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我拉开后门坐了进去。他对的士司机说去马王堆,却没有告之在远大路口停车下客。我心想:到了那儿,他应该会叫我吧。

的士里播放着星沙之声电台的晚间点歌节目,爱情歌曲的歌词几乎都是在诉说爱情的种种辛酸。我靠在海绵垫上打起了盹。酒精的作用加上车子轻微的颠簸,让我有种仿佛回到了童年的摇篮的错觉。

突然有人轻拍我的肩膀,我才发觉车子停了下来。

睁开眼才发觉他站在车外,外景却不是我熟悉的远大路口。我问道:"到了哪了?"他很是干脆的回答:"到了我家了呀。" "啊?!"我有些吃惊。同时也有些悸动。他使了个眼神示意我先下车。

的士走了,他看着我,我知道那眼神在问我:跟我走吗?我犹豫了两秒,其实我往回走也不过10分钟的路程,至终,我微低下头,右脚向前迈了一小步。此举很明显的告诉他:你带路吧。他瞬间就明白了,转过身向楼上走去。我不知道是对他的心悦在驱使我向前迈步,还是酒精的……。走在楼梯里,恍然觉得自己像一个探险者,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

他开了门又开了灯。整洁的局面是我没料想到的。我没有想到单身汉会把小窝收拾得这样有条不紊。门口只有一双拖鞋,显然他没有带过外人来。我立在门口,问道:要换鞋吗?

他说:不用,进来吧!随后他打开了电脑音响。播放《海边的祈祷》。很有名的钢琴曲子。

墙上挂了几副油画,墙角立了一个画架,画架上的画夹夹了一张素描。角落里陈放的几瓶丙稀颜料告诉我:这些作品都出自他手。栩栩如生的田园风景,雍容华贵的妇人,很是让人赏心悦目。写实的油画的魅力就在于它逼真的效果。看着看着,我随口问道:你是搞艺术的?

他答:"是学这个专业毕业的,但现在干的工作却八杆子挨不着边——痛苦耶!——刚毕业的时候做了一年的美工,唉!没想到就跟杂工差不多,后来就干脆不干了。"我"哦"了一声。不知道再问什么了。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吧,我们只看得到别人在阳光下笑,却看不见他们在黑夜里哭。

他洗完澡吩咐我去洗。酒精的余热还残留在身体里,温热的水顺着头顶流下来,抬头淋浴的时候我模糊的眼睛仿佛看了一朵花,一朵盛开的花。我知道,一朵花,从含苞到绽放不过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想到此,我不禁又嘲笑自己这样天真的想法来。

擦干了身子,抬头取不锈钢架子上的内裤时我才发现,头顶的天花板上真的有一朵花,一朵用丙稀点画的太阳菊,和画家西涅克的风格很类似。太阳菊,顾名思义,盛开的样子很像夏日当头的太阳。

床上,他跟我聊起了他钟爱的艺术,凡高一生的穷困潦倒,毕加索年轻时颇有商业头脑的自我推荐,还有西方油画从抽象转形到写实历经的革命。我晓有兴趣的听着。他不知道我学过一年的绘画(启蒙)。对这些艺术史有一些了解。所以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插上一两句,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侃,我在听。我不敢发表太多的意见,怕在"关公面前耍了大刀".后来他又聊到了西涅克,我很想问问他澡堂里天花板上太阳菊是不是也是西涅克的点画风格,却在他的涛涛不绝中把话咽了回去。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不知怎么就停了下来。空气中仿佛只听见两个人的心跳。他侧过身体面朝我,我不知该不该迎合他,自然垂放在大腿边的手指屈动了几下指关节,却还是不敢有大的动作。他嘴里呼出的气息有黑人牙膏的清香,顺着我的脸庞溜进我的鼻孔里,这是种很诱人的气息。忽然他的手环住我的腰,我才抠住了他的后背。

之后他在我耳边轻声的问:你可以吗?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吧。

他的动作很温柔,问了我好几次"痛吗?""这样可以吗?"……

终于沉沉睡去。

梁静茹悦耳的《勇气》把我从梦中叫醒。睁开眼,阳光透过玻璃窗探进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九点了。平素不上班我也没睡懒觉的习惯:"都九点啦?——该起床了!"

他问:今天周末,你应该不用上班吧?

我:是不用上班,但也要起床呀。我没睡懒觉的习惯。

穿衣服裤子,去了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木然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木然的想:他喜欢我吗?喜欢吗?——如果喜欢的话,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问我叫什么?——如果不喜欢,为什么又要带我回来呢?——难道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从卫生间出来。他还半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游离的眼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站在门口穿鞋,无意瞟见了他桌上散放的一些名片,名片上都是"俊凯".手搭在门把上预备开门,却听见他"喂"的一声。是他叫我!心里咯噔一下,有小小的喜悦漫过心头。

回过头,看着他,问:什么事?

你……你的衣领没整好!他说。

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真他妈的喜欢孔雀开屏!

走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他没有说再见,我也没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我帅气的地摊BF
这是一个不怎么开心的故事,因为一个误会什么都没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到现在我都
长篇:城市懂事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还算大,可爱情太小,汪洋大海一样的城市,漫无边际,我们每个人就好
同性爱这与生俱来的爱
我是一名男生,2年来,我一直想找一个真诚相爱的,在一起可以共同走过风风雨雨,在一
同志爱情八年保鲜秘诀
我们的爱情之船平稳地驶入了九年的轨道。八年来,我们的爱情绵绵不绝,力道不减,不同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有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爱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
天亮了,亲爱的,再见
1建树开着车,易风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思考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景。最近
弟弟这样走完感染HIV后的余生
弟弟不胖,1米80的个子。弟弟会讲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弟弟是一家航空货运公司的高管
我看阿强的“夫夫生活”
引言:这是一封我写给阿强的信,今于博客中刊出,希望阿强能谅解。 我看阿强的“夫夫
三个人的爱情同居
今天是我搬来和Leo同住的第一天,我在随身的记事本上重重做上记号。与我同居的,一个
我的第一次之男男初吻
我们共有5个好兄弟,是从小玩到大的那种,因为大家的父母都玩得很好,所以我们几乎每
解读一个男同性恋者的心理矛盾
昨天,夜已经很深了,我的MSN信箱里,收到了一封信。是一位男同性恋者,看了我在全国
我和BF的泰国游记
刚刚和BF从泰国旅游回来,想将自己看见的和所经历的一些琐事用流水帐的形式写下来,希
我不该穿衣服裤子上街
早上,我穿着笔挺的西服走在大街上,吃惊地发现,大家都赤身裸体,坦诚相见,就我一个
国道公路上的岗亭
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手机也很不流行,我们第一次的交流工具通常是眼神。车在104国道
那一夜的拥抱
半夜出去吃夜宵,出门时忘了带手机钥匙,这对我是常事,可能是饿晕头。总是给自己找来
今夜,我也是个天使
望着那个肥胖的身躯。我冷冷的把500块钱甩到他脸上“老子见过钱 ”“你怎么?”他语无
那些公交车上的男人
擦肩而过,顶臀而立,回眸而笑,小鹿乱撞。那些相貌俊秀身材高挑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公交
雨雪纷飞的爱情故事
雨:28岁173厘米68公斤 国家机关公务员雪:31岁170厘米63公斤 某国企工人雨不记得雪是
一个同性恋者的高中时代
因为中考的不如意,在让父母失望后独自背上行囊踏上了自己选择的一条求学之路——私立
同志爱,我美丽的意外
也许,在此之前,我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去真正爱上一个男人,所以天又知道我现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10-17 18:00 , Processed in 0.078004 second(s), 22 queries .

北京最大最全 北京同志会所

© 2013-2014北京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