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北京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雨雪纷飞的爱情故事

2016-4-19 13: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0| 评论: 0

摘要: 雨:28岁173厘米68公斤 国家机关公务员雪:31岁170厘米63公斤 某国企工人雨不记得雪是他接触过的第几个男人了。从19岁真正进入到同志圈,想想已经10个年头了,一路走来,雨遇到过各色男人,但是没有让他动心的,尽管 ...
重庆同志会所

雨:28岁173厘米68公斤 国家机关公务员

雪:31岁170厘米63公斤 某国企工人

雨不记得雪是他接触过的第几个男人了。从19岁真正进入到同志圈,想想已经10个年头了,一路走来,雨遇到过各色男人,但是没有让他动心的,尽管雨知道自己不帅,身材也不好,但是就是有无数的男人为他倾倒。雨也是个到处留情的种子,从古都南京,到遥远的北国小镇,无处不有为雨着迷的男子。雨说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被追捧的感觉。众多的男人中,雪对他是很好的,这点雨始终是承认的。

分手已经有1个月了,今天又是七夕。一个人去了古梨园,也许只有在那里,才可以让雨忘记孤单。回来时已经是9点多了,想想明天的工作,一阵心烦,点燃烟,随手拉开抽屉,看到了那两包云南白药创可贴静静的躺在那里。雪知道雨一直是毛手毛脚的,这是特意为他准备的。还有风油精、蚊康路、壮骨膏还有双氧水,能想到的雪都买了回来。其实房间里到处都是雪的影子,茶杯、鱼缸、熨斗、毛巾、盘子、内衣、衬衫、鞋子……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雨,雪曾经来过,他们曾经爱过。

(一)

雪是个苦命的人,出生7天母亲就去世了,母亲的记忆也只能在那一沓平扁的照片中寻找。在他两岁的时候另一个女人走进了他们父子的生活。一年以后妹妹出生了,常言道有后妈就有后爹,这话一点不假,雪的童年是在奶奶的手中度过的。他没享受过属于他的父爱。年少时的雪乖巧可爱,在一天夜里,堂兄将罪恶的黑手伸向了他,于是小小的年纪他懂得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那事。父母仍旧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妹妹身上,丝毫没有发觉雪的变化,于是雪更加沉默,奶奶永远是他避风的港湾,一年以后他像奶奶哭诉了一切,奶奶狠狠的教训了堂兄。后来堂兄结婚生子、离婚、再婚,也倒没再找过他。偶尔的见面,也只是简单的寒暄,但是那段经历成了雪刻骨的回忆。雪一天天的长大,奶奶也一天天的老去。送走了奶奶,雪好好的大哭了一场,他知道以后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于是,洗衣、做饭、带妹妹,雪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奶奶的离去对于他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但是他因此也学会了珍惜,珍惜一切它所拥有的。

其实雨也很不容易。7岁的时候父亲丧失了劳动能力,一家五口人只能靠父亲那微薄的公伤补助度日。好在母亲很是节俭,一家人过的清贫而快乐。只是父亲每年都要住院治疗,家里的债越欠越多,但是父亲告诉他们姐弟几个,无论如何他也要让他们读书,走出那贫穷的小山沟。几个孩子还算争气,成绩还是不错的,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即使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每每想起孩子,还是能露出会心的微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雨一路走的还算顺利。只是在13岁那年的那一幕一直压在他的心底。在雨读大学的那个年代,尽管人们的思想已经比较开放了,但是对于同性恋一直还是个比较避讳的字眼,雨一直认为这世界上只有他与众不同,于是他决定大学毕业后就找一家寺庙,永伴佛前。直到大三的那年夏天,雨实在是承受不住压力了,他想到了离开,一个人偷偷地离开。就在火车开动的那一刹那,他想到了年迈的父母,泪水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回家看看父母、回家看看父母,一个声音不听得在耳边响起。在父母的追问下,雨道出了事情的真相——自己是个同性恋,家人的宽容是雨始料未及的,在休整了一段时间后,雨再次回到了学校,继续他的学业。那时,网络以其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了起来,雨知道了,原来还有那么多的同类人,他才知道自己不再孤独。于是雨开始疯狂的在网络世界里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雨是个心高气傲的家伙,这么多年过去了,雨一直是一个人。

###NextPage###

(二)

雨和雪的相识,和大多数同志恋人一样,是网络架起了他们之间的那座桥梁。第一次聊天,雨很俗的问雪,你多大,多高,多重?接着问,你是哪个区的?雪回答"**区"啊?尽管在一个城市,但是雨是在市中心,而雪,可以说是这个城市最偏远的一个区了,坐车要1个多小时。雨淡淡的回了一句,太远了,于是把雪拖进了黑名单。只是简单的几个回合的聊天,网线那一端的雪却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傲气、不羁的陌生人,自己被拖入黑名单却浑然不知。接下来的日里,雨依旧在网上游荡,对于雪,他早就忘记了。突然有一天,雪再次加了雨,雨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可是又一时想不起什么时候聊过,于是通过了身份验证,雨又从年纪身高,到工作婚姻问了个底朝天。这次雨没问雪是哪里的,雪也没说。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两个人聊的很投机。于是一个礼拜后的一天,雨问雪,你是哪里的?雪回答“**区”。“啊?那么远啊?”“上次你和我聊的时候你就嫌我远,不搭理我了。”雪到出了实情。“是么?”雨实在是想不起来以前聊天的记录了。于是雪帮者雨一点一点找回那曾经的记忆。雪告诉雨,他们聊过之后,他QQ就被盗了,其他的好友都找不到了,不过他早就把雨的号码偷偷的记在了本子上,于是当他有了新的号码,第一时间就加了雨。雨淡淡一笑,因为已经不是第一个男人为他着迷,他已经习惯。雨不再象以前那样爱和雪聊天了,因为雨知道,他不会喜欢上雪,距离、婚姻是他们之间的障碍。雨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他希望找到一位没有结婚可以和他在一起生活男人,共同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而这一切雪都不能给他。执著的雪还在傻傻的喜欢着这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在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中,日历翻到了2007年元旦,雨的腿上做了个小小的手术在家休假,无聊中,翻出了早些时候雪留给他的电话号码,于是雨发过去一个骂人的短信,然后雨坏坏的一笑,在等待着,等待着什么?其实雨也不知道。

一个小时后,雨的电话响了,一个男人很生气地问道,你给谁发信息了?你是不是发错了。雨回答没错,就是发给你的,雪问雨你是谁,雨就是不回答,雪怒了,狠狠地刮断了电话。一分钟后,电话又响起,雪说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雨。雨又是坏坏的一笑。雨告诉雪自己在家中养伤,雪极力邀请雨到他家中作客,对于来到这个城市不久的雨,**区是陌生的,他从来没去过,也从来没想过要去那里,好奇心的驱使下,雨坐上了前往雪那里的汽车。

(三)

一个小时后,雨见到了雪,和视频上不太象,比视频上帅,但是雨没有冲动,正如日后雪对雨说的“从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接受我。”

火锅店内,雪痴痴的望着这个尽管第一次见面,但早已深深爱着的男人。一个人在外,吃饭对于雨来说是最基本也是最难保障的,雨真的是饿坏了,完全没有时间来打量坐在对面的男人。可是那天夜里,该发生的一切还是发生了,尽管雨还没有准备好。躺在雪那并不宽厚的胸膛里,雨着实睡了个好觉,好久没有人这样用它入眠了。早晨,雪穿衣去上班了,雨一个人赖在被窝里,冬日的太阳暖暖的,找得人愈发的慵懒。

雪带回了早点,也给雨带回了治疗上口的药物,雪细心的为雨清理着伤口,雨这才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男子,整齐的短发,干净的衣衫,雨陷入了沉思。

雨一直都是各享受型的男子,喜欢别人为他做饭、洗衣,为他做一切,即使是做爱的时候,雨也喜欢躺在床上,任由别人为他做一切,直到喷薄而出的那一刻。两天的时光过得很快,雨走了也带走了雪的思念。每天下班,雪都会做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到雨那里,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然后督促雨刷牙,等雨刷完牙,雪会为雨泡泡脚,轻轻的涂上奶液,收拾好一切以后,雪会说:抓紧时间。呵呵,别想多了,雪只是想抓紧时间抱雨一会。幸福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每天夜里11点,雪会到车站去坐车,末班车都已经收车了,雪只能做10元一位的拼车,常常为了凑够人数,可能要登上一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所以雪常常是后半夜才能到家,每次下车上楼之前,雪都会给雨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也到声晚安。

雨是个嗜睡如命的家伙,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雪为了见他,挨饿受冻、起早贪黑,他却毫不放在心上,开始的几天,雨还会在阳台上目送雪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他常常是赖在床上,告诉雪,走的时候记得关好门,也许雪还没有下楼,他早已睡去。雪是个体贴的家伙,也是个包容的家伙。雪知道雨的工作很累,他心疼雨,于是渐渐的,雪到家也不再给雨打电话了,只是每次走之前都会帮雨盖好被子,然后在雨的额头轻轻的亲一下。

###NextPage###

(四)

日子依旧,雪仍是每天都来,周末的时候雨也会去雪那住上两晚,每到这个时候,雪都会提前将妻子支走。在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雨是至高的。

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去逛街,雨喜欢名牌,雪讲究实际。在学的影响下,雨也会去服装城、地下和夜市逛逛,也只是逛逛。雪有时会自作主张的给雨买衣服,同时也会偷偷得给自己买上同样的一件,后来,他们有了相同的鞋子、裤子、衬衫。“不许和我穿情侣衫,坚决不行!”雪一只听雨的。也是让着雨的。每次有剩饭剩菜,他从不让雨吃,雨穿过一段时间的袜子、内裤,雪都投投得拿走,而将新买来的放在雨的床头。雨问雪“你老婆没问你哪来那么多旧内裤啊?”雪笑而不答,雨仰面躺在床上,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段话“爱他穿他的内裤”雨笑了。

雨清了一个月的家回老家过年去了。留下了孤单的雪。他们每天靠短信联系。“猪,起床了”“干什么呢?”笨嘴的雪每天都是这么几句话。实在想雨了,雪会给雨打电话,但是雨从来都不接,雨说“漫游呢,好贵的”其实雨是害怕在家人面前接到雪的电话。雨也从来不告诉雪他家里的电话。被思念煎熬的雪有时候会到雨宿舍的楼下傻傻的坐着,望着那漆黑的窗口,默默的想念雨,有时也会去他们常去的地方逛逛,就如同雨和他在一起一样。

(五)

因为工作的一个失误,雨被领导狠狠的训了一顿,长这么大,雨是第一次被批评。雨第一时间给雪打了电话,向雪哭诉着一切,发完牢骚雪还没来得及安慰几句,领导又把雨叫走了。晚上雪给雨打电话,本想安慰几句,可是笨笨的雪竟不知道从何说起。“没想好说什么,你打什么电话,以后想打电话先想清楚要说什么!”余气未消的雨对雪咆哮着。这一次,雨又提到了分手。这已经不是雨第一次提分手的事了。

雪一直是听话的,一直都是。

半个月了,雪没有给雨打过一次电话,也没见雨一面。没有了雪的陪伴,雨越发觉得孤单。于是雨拨通了雪的电话,告诉雪,晚上他要住在雪那。

当雪开门迎接他的那一刹那,雨呆住了,因为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你嫂子在。”雨从未见过雪的妻子。雪象是对雨说,也象是在做介绍。对于另一个男人,雪没说,雨也没问。雨在外人面前一直是个少语的人。雨要和雪去另外一个住处取东西,临走时,雪对那个男人说“我一会就回来”半个月未见,雪紧紧的抱住了雨,吻雨点般落在了雨的身上,雨毫无激情,雨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雨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雨一直没问。

雪知道雨还没吃晚饭。“一起去吃饭吧”雪邀请妻子和那个男人。餐厅里,雨和雪的妻子坐在了一侧,雪和男子坐在了对面。雪给雨夹菜,也给那个男人夹,雨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雨觉得胸口好堵。饭后,在雪的家中,闲聊时,男子突然说到昨天他和雪单独在家中呆到很晚。原本打算在雪那住的雨,非要离开,雪知道他扭不过雨,在送雨的路上,雨说“你要是看上那个男人,我看不起你,你有能耐找个比我好的”“他是我同事”雪解释到。

雪自己租了个房子,打算开个小店,正在装修,雨很久没见到雪了,周末,雨去看雪。雪向雨诉说着相思之苦,在雪的怀抱里,雨有点迷失自己了。电话打乱了原本美好的一切,“不行,我朋友来了,改天吧。”雪挂段了电话。雪每次见到雨都很有激情,雨已经习惯了;雪也习惯了雨的冷漠,那一晚,他们各自睡去。第二天雪的电话上显示有3个未接来电和两条短信,来自同一个人,雪说是他的同事,就是那天雨见到的那个男人。雨不太爱看雪的短信,那天雨说什么非要看下,“也许他真的比我适合你,但是我真的喜欢你。不过为了我爱的人幸福,我可以选择放手。”“他来了,你没有时间陪我,连接个电话都不行,我们下周再见吧。”雨被激怒了。尽管此前雨经常冲雪发火,但是他们彼此都知道,雨不是真的生气,因为每次发火的时候雨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故事写到这,突然想收笔了。

交代下故事的结局吧,雪为了赢得雨的原谅,常常在雨的楼下站到深夜,4月的北方,乍暖还寒,风是刺骨的,后来雨原谅了雪,他们和好了。但是雨不再相信雪,也不再象从前那样的投入了,至于雪,也许也变了。再后来,他们又分开了。一个很俗很俗的故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我帅气的地摊BF
这是一个不怎么开心的故事,因为一个误会什么都没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到现在我都
长篇:城市懂事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还算大,可爱情太小,汪洋大海一样的城市,漫无边际,我们每个人就好
同性爱这与生俱来的爱
我是一名男生,2年来,我一直想找一个真诚相爱的,在一起可以共同走过风风雨雨,在一
同志爱情八年保鲜秘诀
我们的爱情之船平稳地驶入了九年的轨道。八年来,我们的爱情绵绵不绝,力道不减,不同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有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爱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
天亮了,亲爱的,再见
1建树开着车,易风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思考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景。最近
弟弟这样走完感染HIV后的余生
弟弟不胖,1米80的个子。弟弟会讲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弟弟是一家航空货运公司的高管
我看阿强的“夫夫生活”
引言:这是一封我写给阿强的信,今于博客中刊出,希望阿强能谅解。 我看阿强的“夫夫
三个人的爱情同居
今天是我搬来和Leo同住的第一天,我在随身的记事本上重重做上记号。与我同居的,一个
我的第一次之男男初吻
我们共有5个好兄弟,是从小玩到大的那种,因为大家的父母都玩得很好,所以我们几乎每
解读一个男同性恋者的心理矛盾
昨天,夜已经很深了,我的MSN信箱里,收到了一封信。是一位男同性恋者,看了我在全国
我和BF的泰国游记
刚刚和BF从泰国旅游回来,想将自己看见的和所经历的一些琐事用流水帐的形式写下来,希
我不该穿衣服裤子上街
早上,我穿着笔挺的西服走在大街上,吃惊地发现,大家都赤身裸体,坦诚相见,就我一个
国道公路上的岗亭
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手机也很不流行,我们第一次的交流工具通常是眼神。车在104国道
那一夜的拥抱
半夜出去吃夜宵,出门时忘了带手机钥匙,这对我是常事,可能是饿晕头。总是给自己找来
今夜,我也是个天使
望着那个肥胖的身躯。我冷冷的把500块钱甩到他脸上“老子见过钱 ”“你怎么?”他语无
那些公交车上的男人
擦肩而过,顶臀而立,回眸而笑,小鹿乱撞。那些相貌俊秀身材高挑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公交
雨雪纷飞的爱情故事
雨:28岁173厘米68公斤 国家机关公务员雪:31岁170厘米63公斤 某国企工人雨不记得雪是
一个同性恋者的高中时代
因为中考的不如意,在让父母失望后独自背上行囊踏上了自己选择的一条求学之路——私立
同志爱,我美丽的意外
也许,在此之前,我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去真正爱上一个男人,所以天又知道我现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9-21 06:44 , Processed in 0.052003 second(s), 24 queries .

北京最大最全 北京同志会所

© 2013-2014北京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