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阅读 推荐阅读 查看内容

重庆交大同志:阳光下和暗角里的

2015-4-8 14: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21| 评论: 0

摘要: 引子   同性恋,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已经不再成为一个禁忌话题。但对于大多数的同性恋者来说,他们依旧是生活在社会里的一群隐形人。近几年,他们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同志”。   2013年4月,腾讯网发布 ...
重庆同志会所

引子



  同性恋,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已经不再成为一个禁忌话题。但对于大多数的同性恋者来说,他们依旧是生活在社会里的一群隐形人。近几年,他们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同志”。


  2013年4月,腾讯网发布的《中国同性恋最多的十大城市排行》里,重庆高居榜首,成为了中国同性恋数量最多的城市。记者搜索发现,在重庆的各大官方报纸、新闻网站等媒体对重庆同性恋的报道中,没有发现任何歧视性成分。在2012年5月17日,也就是“世界不再恐同日”当天,为引领大众正确认识同性恋群体,重庆大学城熙街举办了一次“同性恋接吻大赛”,引来了数千人围观。


  在这样的一个包容的城市里,有这样的一群同性恋者,他们生活在大学校园,远离中学的压抑,没有社会的打磨,但因为同性恋的身份,依旧在面临着生活的考验。这是一群大学生同志,也是在网络时代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的生活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一代同志群体的面貌。拿其中一名受访者的话来说,他们是一半生活在阳光下,一半生活在暗角里的,挣扎着的一群人。


  自我认同


  在媒体对于60后,70后的同志群体的各种报道中,不难发现那个时代的同志群体有一个共同特点,那便是对于自我认同的一种极度困难。一个同志从发现自己喜欢同性到完全接受自己的同志身份,往往要经历一段很长的时间。在曾经供职于《南方周末》的记者南香红的一篇名为《两个男人的“银婚”》的特稿中,曾对这种自我认同有过这样一段描写:“从十五岁到三十岁,两个人用了近十五年的痛苦与折磨才确定: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这种人在那个年代被看成是不男不女的人妖,是怪物。你得强装笑脸言不由衷戴着面具生活。内心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但在网络普遍发达的今天,这种自我认同的难度在当代大学生同志群体中已大大降低,甚至说,几乎没有。几位受访的回答印证了记者的看法。


  小J是管理学院的一名学生,在初一的时候他便发现了自己对男生有好感。“当时在上网浏览信息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对男生特别感兴趣,觉得自己好像跟其他男生不同。”这是他对于自己初次发现性取向时的描述,“但是觉得OK啊,没有什么犹豫和彷徨,直接就接受了,这就是我啊。”


  这种自我认同的过程之于其他的受访者,同样很轻松。“因为现在的中国,什么腐女啊,同性恋之类的词语对于大众来说并不陌生了,当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份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是怎样一回事,所以接受起来相对于我们父母那一辈的同志群体来说,会简单很多吧,没有什么很无奈或者彷徨,直接就认同了。”这是小B在谈到自己自我认同过程时候的一段描述牵手


  在当代,同性恋者的生活状况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他们生活的透明度在渐渐地增强,但实际情况依然不是乐观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依然愿意在社会生活中,充当一个隐形人。


  在记者问询到觉得同性恋情侣和异性恋情侣有什么不同时,记者得到了惊人的相似回答:“跟异性恋情侣相比,两个男生在街上一起走可能不敢明目张胆地牵手吧。”


  “其实是很想的,但是还是怕别人的眼光,毕竟没有谁是可以完全不在乎异样的眼光的,对吧?”这是小Y在谈及这个问题时的回答,他是航海学院的一名学生,目前和男朋友在一起半年多了。“平时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是很想(牵手)的,但是很多时候不敢,可能就会去搭搭肩膀。不能直接牵手,就去抓着他胳膊之类的,其实我们都懂,但是两只手就是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握在一起。”


  小J是所有受访者中唯一有过这种经历的。他向记者描述,大概上周他和男友在观音桥逛街的时候,在商圈人流量很大的地方,两个人牵着手走了一段。“当时心里很激动啊,也挺害怕的,说实话就怕有人直接冲上来pia pia pia.”小J笑着说,手掌挥舞着做着打耳光的动作。他说当时他只敢直直地往前走,眼睛都不敢往两边看。“心里其实是怕的,但还是去做了。”


  而对于其他的受访者来说,这种情况要么没有发生过,要么只是在天黑之后,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以后,两个人可能会牵着手走。“唯一一次我和男友牵手走在路上是在很晚的时候,但是一遇到人我们立刻就撒开了,说实话我自己感觉挺别扭的。”小B这样描述。


  “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这是当代著名的同性恋作家白先勇在描写同性恋的小说《孽子》里开头的一段话,时过了这么些年,同志群体的生活,似乎也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


  出柜


  在同志这个圈子里,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出柜(向他人公开自己的同志身份)。有的同志最终会选择跟周围与家里人出柜,而有的同志则会选择永远地隐匿下去。在选择出柜的人当中,在准备工作上,也是一个相当艰巨的过程。


  小C是人文学院的一名学生,也是所有的受访者中唯一一名已经主动向家里出柜的同志。“是18岁生日那天说的,那时高中,中午过完生日就回学校了,是在去学校的车上跟我妈说的。”当被问及到为何会选择这么一个时机向家里人出柜时,小C坦言说当时没有想到那么多,就只是说出来了。出柜后的第二天,父母就到学校来找他了。“当时我爸妈一直感化我,走感情路线,而我是特别吃不了这一套的,所以到头来没办法我只有答应,试试走他们所谓的‘正常的路线’。”但之后,小C并没有走上‘正常的路线’,他也坦言只是表面上答应了父母,但是实际心里明白是不可能真正去找一个女生谈恋爱。


  “是很理解父母的,毕竟有一个面子的问题,你想想看,你父母周围的朋友的儿女们都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但你自己的儿子要跟一个男的结婚过一辈子,这叫什么事儿啊。”


  之后小C考上大学离家来了重庆,这个问题在家庭里也就暂时缓和了下来。他也跟记者说到自己来到重庆过后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可以谈恋爱的人,但他心里很明白,自己不会随便找女生,他觉得这也是一种不负责任。平时与父母通话联系时提到这个问题,他也只是搪塞或敷衍。


  “拖吧,走一步看一步。”这是他现在的打算,回忆起当时主动出柜的经历,他现在也表示其实是一件考虑不太成熟的事情。“我觉得应该等到我工作了,独立了,能让父母完全地认可我是一个真正成熟了的人的时候,才告诉他们这件事。”


  小X是交通运输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也是受访里里唯一一位没有出柜打算的同志。这位长相很清秀的男生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显得有点略微不好意思,他笑着说自己没这个打算,在谈及到那么对未来有什么规划的时候,他挠了挠后脑勺。“我还小,才大一,现在还没到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呢。”


  家和压力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提出了让受访者把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东西排个序,五分之四的受访者将“家”放在了第一位。但在之后的采访中记者得知,他们目前最大的压力来源,便是他们认为的最重要的东西——家。


  小Y与小C不同,他是“被出柜”(被无意中发现同志身份)的。他坦言是自己在洗澡时父母好像看到了自己电脑中的一些东西,他说可能是聊天记录,但他不确定,之后他的家庭生活变开始猛的变化。


  “我爸他们就直接很恶狠狠地告诉我说我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在被问及父母的反应时,他这样告诉记者。他说其实自己最初也是打算会向父母出柜的,但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我之前有在网上浏览过其他同志的出柜经历,其实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比如视频资料啊什么的。我希望等到自己变得足够优秀以后,才让父母来接受这样的一个我。”


  但现实与原先的计划差距实在太远。之后,父母采用过各种方式来希望小Y得以转变,包括情感的感化,严厉的呵斥等等。“当时常常是我妈和我谈,然后谈着谈着就谈崩了,我妈就开始哭,然后我跟着她哭,接着我爸一走进来就开始骂我,真的是很压抑的。”出柜后经历不住一定的压力,小Y去到了妹妹家暂住了一段时间,他说这算是一种暂时性的逃避吧。“这是没办法交流的,我爸妈觉得我疯了,我觉得他们太固执。我爸妈他们直接告诉过我,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改变的。之后我有尝试搜集一些资料发到我妈的邮箱,但是她都骂我,说她不想看。我觉得她肯定自己有搜集过相关信息,但是我觉得她是不愿意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他说每次他想到出柜,都会想到直至要哭的一种感觉,很难受。之后他找到机会去了一次重庆在被出柜过后,小Y的父母查找到了小Y当时的男友的电话,并且也有了联系,但是发生的事实令小Y更加心寒。“他(前男友)当时跟我说这是他的极限,他没办法接受。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在最需要他站出来的时候,他选择了逃避,他连电话都不敢接。”在记者问询到倘若当时是你面对这样的情况,你会选择站出来帮男朋友吗,小Y没有犹豫地向记者说到:“会。”


  小Y现在交往的男友两人已经在一起半年多了,感情很稳定,他也坦言说自己现在的感情生活很快乐。“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在两个校区,从来没有一起在校园里漫步过。”他也说他们一个月大概见两次左右,跟异性恋情侣们一样,逛街,吃饭,看电影,很平常。


  在谈及未来的打算时,小Y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到:“可能在我爸妈强力逼迫下,最后他离我而去,我投河自尽。”说完他又笑了。他坦言父亲的文化程度不高,平时采用的教育手段也较为极端化。家庭是带给他最大的压力来源。


  我妈曾经直接跟我说:“我真想现在就得一场大病,不用治,然后自己就这样走了。或者买一份保险,受益人写成你。我这一辈子的目标也就完成了。有时候我妈放狠话跟我说,XX(小Y的名字),我真的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在家庭的重重压力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小Y参加了在重庆举办的一次同志亲友见面会,他说他一个人去的。当时他看到了很多的同志妈妈们,也看到了那些已经接纳了自己的孩子是同志这样一个事实的妈妈们在劝导一个还没能接纳的妈妈,告诉她这是不能改变的,孩子幸福就好之类的事情。“本来是想去跟那些妈妈们聊聊的,但是毕竟我们这样的人太多了,她们也很忙,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得到开导。”


  记者问及到自己是否渴望被父母尽快接纳时小Y很坚定地说:“当然想。”


  向往


  在采访过程中,受访者们均表示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中,恐同(厌恶同性恋)现象是依然存在的,但是相对于七八十年代来说,如今中国同志的生活环境可以说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在成都,和重庆这两个对同性恋接纳程度很高的城市来说,相对于上一代人,当代的大学生同志群体的生活压力已经减缓了很多。


  记者接触到的受访者们,许多都在准备着自己以后的出柜计划,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这样一个自我认同度越来越高的群体里,“改变自身”这个选项暂时还未成为一个主流选择。小J表示:“我们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十分优秀的人,然后我们能被接纳的可能性才会更大。”可能印证了这样的话,在受访者当中,一大部分人都在学校的各种学生机构担任要职,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也不乏一些人成绩优异,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学霸”。小B说:“这样其实是一种反抗与展示,当代许多媒体丑化同志群体,我们内心其实潜意识里希望用让自己变优秀,让整个群体变优秀的方式来向这个社会展示我们这个群体那些正面的东西。而不是很片面的,让大家一提到同性恋就和艾滋病,滥交之类的名词联系起来。”


  所有的受访者对一个未来的中国都有一个共同的期待,那便是这个群体可以被社会更宽容地接纳。在采访的最后,记者让受访者们用三个词语来形容一下他们未来最期待的生活。来自国际学院的小S说他喜欢大海,所以他给出的三个词语是:“喜欢的人、家、海。”小Y则是:“其乐融融、共同面对、白头到老。”


  一群生活在校园暗角里的青春澎湃的年轻人就这样继续着他们的生活,也终将继续。记者问他们觉得两个同性在一起是为了什么,他们都没有犹豫,直接告诉记者:“因为爱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9-21 07:17 , Processed in 0.055004 second(s), 23 queries .

北京最大最全 北京同志会所

© 2013-2014北京同志.

返回顶部